‌·

春节,把最好的带回家

来源:贵阳日报     2019年02月11日        版次:A07    作者:

  ■白万伟

  春节,无论身处何地、何种境遇,我们的心都会释然放空、调至最暖,向着家的方向,不辞辛劳、辗转奔波,与故乡相拥,与家人团聚。多年离家,恍然成“客”。故而,年终,我总在筹划,一定要将除年货之外,最好的礼物,塞入行李,共赴归程。

  故乡,最忆是蓝天。雾霾当道的日子,那片任性通透的“故乡蓝”,就愈发清澈,屡屡入梦。春节,一定将新买的相机、手机带回家,全景记录下那片迷人的“故乡蓝”,以及那片天空下令我魂牵梦萦的山川树石、田野老屋,令我朝思暮想的家乡味道、邻里乡亲,还有生我养我的年迈爹娘;这将是我来年“反刍”的给养,永远的乡愁。

  无论多忙,写作,我一直在默默坚守。春节,一定将新写的散文整理、打印、装订带回家,读给父母听,留给二老看。相信这些透着温度的文字,定将在老家“地气”的熏蒸下,变得更有味道和厚度。

  妻子说:做家务的男人,最有魅力。我信了。工作之余,时常下厨,并跟着电视网络琢磨了几道拿手菜,且屡试不爽,一不小心夺了妻子家庭主厨的位子。春节,一定将新练的做菜手艺带回家,孝敬一下父母。用土生土长的红薯,做盘拔丝红薯;用家种黄豆制的豆腐,做盘麻婆豆腐;用家养土猪的前腿,做顿红烧肘子;用农家肥种的南瓜,做锅南瓜八宝粥……由我掌勺的年夜饭,定会弥补很少回家的亏欠,让辛苦一年的父母略感安慰,绽放笑颜。

  女儿是我的小棉袄,更是父母的宝儿。一晃,从个小不点儿,长成了大姑娘。春节,一定将长大的女儿带回家。我也会鼓励女儿将新学的歌曲,唱给爷爷奶奶听;告诉女儿给奶奶梳一梳头,给爷爷捶一捶背。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定会让父母幸福满满。

  有一道“我们还能陪父母多久”的算术题,一直现实而残酷地拷问着我的心。每过春节,快乐之外,还有伤感,伤感于陪伴父母的次数又减一次。春节,定要尽可能把手头的工作处理完,把手机放下、网络关掉,把活动压缩、应酬减少,将更多陪伴父母的时间带回家,陪父母晒晒太阳聊聊天,回忆过往、了解近况、谈论将来;陪父母逛逛街串串门儿,与乡邻互致问候、加深感情;陪父母干点活,吃顿饭,哪怕默不作声坐一会儿,都是最温暖的时光。

  回家过年。离家在外,风光也罢、落魄也罢,成功也罢、失败也罢;有为也罢、无成也罢;春节,这一刻,我们都回归一个共同的角色:故乡的游子,父母的孩子。即便回家变回铁蛋、翠花,对故乡、对父母而言,你,始终都是春节带回家的最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