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蠖公及其纂著

来源:贵阳日报     2019年06月12日        版次:A08    作者:

  《民国贵州文献大系》收入《蠖园文存》。

  朱启钤及夫人旧照。

  《蠖园文存》内页。

  特约撰稿人 王尧礼 文/图

  紫江朱启钤先生,字桂辛,号蠖公,是近代中国的著名人士,旧时有很高的知名度,现在人们也还不时提起他。

  朱先生做过清末的东三省蒙务督办、津浦铁路督办、京师外城警察厅厅丞,北洋政府的内务部总长、交通部总长等职。朱先生主持改建正阳门城楼,打通东西长安街、南北长街,开放南北池子,扩大天安门广场,创办北京第一个公园——中央公园,修筑环城铁路,开办中国第一个博物馆——古物陈列所,创建传染病医院,扩充游民习艺所。这些大事,都是他在短短四五年时间内,人力物力财力都很艰难的情况下完成的。

  朱先生一生最大、最为人称道的成就,是创设了中国营造学社。他在南京江南图书馆发现了一册影宋本《营造法式》,这是我国土木建筑的第一要笈。作者李诫,字明仲,宋代营造家、负责宫室营建的官员。《营造法式》是他奉勅编纂的,编于熙宁年间,成书于元符三年,刊行于崇宁二年。全书三十六卷,按内容可以分做名例、制度、功限、料例、图样五个部分,其中用很大篇幅列举了各种工程的制度,包括壕寨、石作、大木作、小木作、雕作、旋作、锯作、竹作、瓦作、泥作,彩画作、塼作、窑作共十三种一百七十六项工程的尺度标准以及基本操作要领,而且各种木制构件、屋架、雕刻、彩画、装修等都有详细图样。这是北宋官方颁布的一部建筑设计、施工的规范书,这是我国古代最完整的建筑技术书籍。我国匠艺往往通过口耳相传,很少见于记载,这部书更是集大成之作。平生关注匠艺的朱先生见之大喜,搜集他本汇校后重刊。

  《营造法式》的重刊,引起了国内外关心中国建筑艺术人士的浓厚兴趣,朱先生乘势创办了中国营造学社。时为一九二九年三月二十四日。他在学社成立《缘起》中说:“方今世界大同,物质演进,兹事体大,非依科学之眼光作有系统之研究,不能与世界学术名家公开讨论。启钤无似,年事日增,深惧文物沦胥,传述渐替,爰发起中国营造学社,纠合同志若而人,商略义例,分别部居,庶几绝学大昌,群才致用。”学社原拟名“中国建筑学社”,后以范围过狭而改称。朱先生解释说:“顾以建筑本身虽为吾人所欲研究者最重要之一端,然若专限于建筑本身,则其于全部文化之关系仍不能彰显,故抉破此范围而名以‘营造学社’,则凡属实质艺术无不包括。由是以言,凡彩绘、雕塑、染织、髹漆、铸冶、抟植,一切考工之事皆本社所有之事,推而极之,凡信仰、传说、仪文、乐歌,一切无形之思想背景属于民俗学家之事,亦皆本社所应旁搜远绍者。”可见其学术眼光之广阔高远。

  他以自己深广的人脉,聚合了一大群中外学界、工商界、金融界、政界的精英分子,仅我熟习的学界人士就有陈垣、袁同礼、马衡、叶恭绰、梁思成、林徽因、陈植、叶公超、刘敦桢、单士元、刘宗江、李四光、谢国桢、李济,这些人分属历史、考古、外国文学、建筑、地理、地质等学科,可见朱先生将中国营造学研究置于一个非常广阔的多学科背景里。尤其是梁思成、林徽因、刘敦桢的加盟,使学社立即活跃起来。他们刚从国外学成归来,学贯中西,又热爱中国建筑艺术,年青力壮,精力旺盛,在学社的组织下,他们展开了对河北、河南、山西、陕西、浙江等省古建筑遗存的调查,取得了丰富的资料,撰写了大批价值极高的调查报告和研究论文,并在此基础上校订、研究《营造法式》。抗战期间,梁思成、林徽因、刘敦桢、刘致平流亡西南,成立营造学社分社,继续进行西南建筑、雕塑的调查和研究,并恢复《营造学社汇刊》。抗战胜利不久,由于朱先生散尽了家财,经费山穷水尽,学社名存而实亡。

  中国营造学社存在十五年,正常工作实际只有全面抗战爆发前的七年。在短短七年里,完成了古建筑二千七百八十三处、建筑群二百零六组的调查,基本弄清了我国建筑发展的脉络和历史源流,共出版《中国营造学社汇刊》七卷二十二期,图书三十一种,以后梁思成的名著《中国建筑史》《中国雕塑史》也是建立在这七年的调查研究基础上的。这是用科学方法研究中国建筑之始,而且成就巨大,此后再没有超过中国营造学社的水平。邓云乡先生认为,现在尚存的北京协和医院、燕京大学(现北大)、北海图书馆、南京中山陵藏经楼等,一大批中国宫殿式美轮美奂的建筑物的出现,不能说与中国营造学社的影响没有关系。营造学社造就了一大批中国古建筑人才,他们都对朱先生很尊敬,执弟子礼,梁思成、刘敦桢尊称“桂师”,刘宗江、刘致平、陈从周辈更是如此。可惜这些人才以后在厚今薄古的环境下未得大用。

  朱先生还是成功的实业家,曾经营中兴煤矿,创办中兴轮船运输公司,开银行,这些都是很赚钱的生意。他的钱花了不少在创办中国营造学社、开发北戴河、出版古籍这些有意义的事情上。

  以上是朱先生一生事功的荦荦大端。

  朱先生集实业家、营造学家、文物收藏家于一身,尤其对文化上贡献甚钜,然其出身并非科举高第,其才干是天赋加勤奋,主要靠历练而来的。好些书,包括权威的《中国近代史词典》《辞海》都说他是举人,但朱先生自撰年谱却只字未提。中举是旧时代人生大事,成了举人小可光宗耀祖,大可以有了做官的初步资格,倘实有其事,焉能不著一笔?不要说中举,连考秀才都没有记载。他是靠姨父瞿鸿禨代捐一个府经历起家的。

  朱先生家本黔之开州(民国改紫江县,又改开阳县),却出生在河南信阳,外祖父傅寿彤的南汝光兵备道署,三岁丧父,与母亲依外家为生,由河南而湖南。二十岁时姨父瞿鸿禨提督四川学政,将先生带往四川历练。他长于做事,瞿倚为左右手,走到哪里带到哪里。瞿离任,为他捐了一个从七品的府经历,从事盐务管理、开凿险滩等事。这是朱先生接触工程之始,从此对土木建筑兴趣不减。后从瞿赴江苏,入京师,充京师大学堂译学馆监督、署京师内城巡警厅丞,旋调外城巡警厅厅丞,创办京师警察、市政,光绪末调任东三省蒙务局督办,津浦铁路北段总办、全线督办。当时风气未开,新政被另眼相看,科举出身的人不愿也不屑做,朱先生思想没有这样多束缚,勇于承担,而且能够做得很好。

  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后,朱先生被聘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九十寿辰时,周恩来总理送花篮祝贺,他也邀请周总理到家里作客,吃贵州菜。

  朱先生是贵州人,虽然终生未履乡土,但对家乡的感情还是有的。他外祖父傅寿彤是贵阳名士,进士出身,历任河南知府、道员、按察使,外祖母与其祖母是亲姊妹,同出贵阳刘氏,他的两个姑母嫁给他的两个舅父。咸丰、同治间贵州战乱,朱、傅两家人都逃往河南依傅寿彤住,一家上下数十口都操贵阳话。他三岁时父亲溺水死,他随母亲傅梦琼在外家长大,他的第二位夫人是贵阳于氏,从小到老,耳边都缠绕着乡音。他母亲做得一手地道的贵阳菜,而做得最多的是豆腐、豆豉,因为他外祖父母喜欢故乡的家常菜。晚年编家乘回忆母亲,用两千五百字专门写豆腐、豆豉的做法、种类,津津有味,细致入微。樱桃斜街贵州会馆,是周渔璜先生去世后,其父捐邸宅为会馆,是为第一个贵州会馆。康熙年间的老宅,几经维修,至民国又已破败不堪,朱先生捐款一万四千银元维修、扩建,并作记。先生一直注意搜集乡邦文献,他整理出版了其外祖父傅寿彤的《澹勤室诗》、贵阳名士杨文照的《芋香馆诗》。贵州文献徵辑馆在纂修《贵州通志》的同时编辑出版《黔南丛书》,朱先生与邢端先生在北京也编印一部分,由朱先生出资刊印,是为别集,如明马士英《永城纪略》《永牍》等。黄彭年《陶楼诗钞》辑录已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沧桑巨变,朱先生的产业荡然无存,只能蜡版油印。这些细事可以见出先生对乡土的关爱。

  朱先生晚年将藏书捐献北京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后又改变主意,要求北图将其中的贵州文献转赠贵州省图书馆。北图回复,没有复本两个以上的仍留在北图,但可制成缩微胶片交给贵州,复本超过两个的则赠送贵州。现在贵州省图书馆钤有“紫江朱氏藏书印”的旧籍和刻写油印的地方文献,都是朱先生的馈赠。随藏书一起捐赠贵州的,还有他从抗战时就开始辑纂的《贵州碑传集》。他很看重这部书,九十多岁时还在增补,也可见他对乡邦文化的感情之深、责任感之强烈。可是,这部耗费他二十余年心血的书,现在不知所踪。省图书馆、省博物馆皆无著录,但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版的《贵州省志·文化志》却有三处征引,说明这部书尚存,只是未入馆藏,而转入了私箧。先生泉下有知,当无不悔吧。

  朱先生的著述有《蠖园文存》,编纂有《存素堂丝绣录》《紫江朱氏家乘》。《蠖园文存》出版于一九三六年,铅印线装,一函两册。函套和封面由祝书元题写,扉页由章梫所书。前有祝书元、瞿宣頴两序,末有作者跋文一篇。文分上中下三卷,卷上、卷中收任官时的公牍,卷下主要是书序、长辈行述墓表文字,共文章七十三篇。先生不以文章著,其文条分缕析,逻辑严密,语言朴实,明白晓畅,亦如他的为人治事。先生身居高位,平生所为,多关典章国故,这部文存的价值不言自明,文字反成余事矣。

  《蠖园文存》后来又收入朱先生编纂的《紫江朱氏家乘》。二零一四年我主持《民国贵州文献大系》的编政,将此书收入第三辑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