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达子营二十八号院里的 文学四年

来源:贵阳日报     2019年07月12日        版次:A08    作者:

  ■绿茶

  一九二三年,二十岁的湖南青年沈从文开始了北漂生活,然而,他的北漂生活并不顺利。五年后,他和好友胡也频、丁玲又漂到上海,三人办出版社、创杂志,干得挺来劲,但好景不长,三位文学青年并不擅长经营,很快赔得一塌糊涂。沈从文接着漂泊,先后漂到武汉、青岛等地谋生,身体的漂泊和情感的没着落,让沈从文郁郁寡欢。

  一九三三年,三十岁的沈从文结束了漂泊再回到北平,应杨振声之邀参与中小学教科书编辑工作。同年九月九日,沈从文凭借多年持续不断的情书,终于撩开了女神张兆和的芳心,迎来感情的着落,婚礼在北平中央公园水榭举行。新婚后不久,他接手主编《大公报》文艺副刊。沈从文在漂泊十年后总算稳定了下来。

  婚后他们租住在府右街达子营二十八号院,合肥四姐妹的四妹张充和在回忆中说:“新居小院落,有一枣一槐。正屋三间,有一厢,厢房便是沈二哥的书房兼客厅。新房中并无什么陈设,四壁空空,也无一般新婚气象。只是两张床上各罩一锦缎百子图的罩单,有点办喜事气氛,是梁思成、林徽因送的。”

  达子营二十八号院可以说是沈从文的福地,这四年,是沈从文最安定、幸福的时光,也是他文学生涯最辉煌的时刻,查看沈从文创作年表,发现下面这些作品均完成于达子营小院短短的四年,包括短篇小说《虎雏》《猎人故事》《扇陀》《月下小景》《阿黑小史》《八骏图》《新与旧》《主妇》等,中长篇小说《阿丽思中国游记》《边城》,散文《从文自传》《记丁玲》《湘行散记》等,文论《废邮存底》《烛虚》等。

  除了文学创作,达子营二十八号院还是北平重要的文学据点,当时沈从文除主持《大公报·文艺副刊》外,还参与发起了《水星》和《文学杂志》等,随着《边城》《从文自传》《湘行散记》等作品的发表,沈从文在短短几年成为全国文坛举足轻重的人物。达子营二十八号院更是成为北平文学现场,每日来来来往往的文坛友朋和仰慕者无数,小院厢房里热闹非凡。

  我们读《边城》,不由好奇是什么情境让沈从文能写出像《边城》《湘行散记》具备很高美学艺术的文学作品。想想以下几个因素大致都具备:

  经历过漂泊的人应该都有共鸣,可安身的房子和有着落的感情,是对漂泊生活最好的抚慰,达子营二十八号院这个安全港湾应该是最佳的证明,可惜我们今天已寻不到这处旧居。

  儿子龙朱和虎雏的出生,更增添了家庭生活的温馨和美满,也激发了创作的源泉,直接反应是创作了《虎雏》《主妇》等作品。

  文坛声望日隆以及主持多种文学副刊,更让曾经很自卑的“乡下人”沈从文有了足够的自信,并爆发超强创造力,《八骏图》《阿丽思中国游记》等作品就是证明。

  早年的湘西生活经历和阅读积累,在经历十年漂泊后稳定下来,内心不由流露出对乡土生活的诸多感触,《边城》《湘行散记》就是这种情感回归的见证,也是沈从文最得心应手的文学表现。

  没想到,战争打破了这样的安详,1937年北平沦陷,沈从文随北大、清华师生撤离北平南下。达子营二十八号院成就的文学传奇自此画上了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