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是这样走出来的

来源:贵阳日报     2019年07月12日        版次:A08    作者:

  ■尹启铭

  没有人是出生贫穷就应该注定穷苦一生。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因为上天给的要素禀赋匮乏,就永远只能窝在世界进步的角落。

  贵州的名气很大,到过的人却相对不多。许多人小时候学地理就知道它是个“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两银”的地方。因此每当朋友一听我要到贵州,通常都会一脸疑问说:“去干嘛?”一般人的刻板印象里,贵州肯定是个又穷又落后的地方。

  前年首次应邀到贵阳参加“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当时是带着颗好奇的心,想去瞧瞧贵州怎么会有本事举办国际性的大数据论坛和展览盛会,我的脑子里和多数人一样,以为贵州只有茅台酒、西江苗寨、黄果树瀑布和王阳明的龙场驿。

  当航机逐渐下降高度穿越颠簸的云层后,放眼清朗的窗外,映入眼帘的尽是正大兴土木的各式各样建设工程。一座座青翠小山长得像一颗颗文旦柚,袖珍可爱;穿梭其间的是已在使用和正在建设的公路和铁道,经纬交错。不必像古代愚公移山,现代的设备已可轻而易举地逢山开洞,把群山串成绵密的运输网络,此时的小山头就像挂在网上闪闪发光的小珍珠,“地无三里平”再也构不成交通阻隔。

  紧凑的行程中,主办单位特别安排参访富士康公司(鸿海)位于贵安新区的数据中心。数据中心是云端运算、大数据的基础建设,后二者又是人工智能不可或缺的环节。到了地头,却见不到放置设备的庞大机房,原来,数据中心的服务器相关机器若要维持24小时高速运转,必须得到良好散热。富士康利用贵州特有的喀斯特地形打山洞、凿隧道,将设备置于其内,一方面使用自然风作为温度调控的媒介,不需水、电降温,省下空调耗能30%以上;另一方面兼顾生态保护,维持了贵州多彩山水的面貌。

  多山、缺平地,通常被归为不利发展的阻碍,贵州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形容当地山多、水少、田寡。但是新兴科技给了贵州摆脱此种宿命的机会,一如富士康,将不利条件转化为地理优势,又把地理优势转变为最新科技产业竞争力的来源,这就是贵州转折向上、迈向繁荣的契机。

  拿在贵阳崛起的企业货车帮为例,该公司开发的应用软件程序(APP)在2013年上线,将大数据和传统物流产业予以结合,促使原本分布在大陆各地自寻客源的大货车司机和货主,通过其APP平台各自实时找到适合的货主和运货司机,并且降低货车空驶率。至2017年,该公司已发展成为贵州唯一市场价值达10亿美元以上的新创企业,即投资业界所称的“独角兽”。

  该年11月,货车帮又与江苏满运软件科技公司合并为满帮集团,成为大陆最大的城际整车物流及车货匹配信息平台运营企业,拥有650万个审核通过的货车司机、160万个通过认证的货主,业务涵盖339个城市。最令我感动的是,每部货车背后可能都代表了一个家,依托满帮的APP信息平台,养活了数百万个家庭。一般货车价钱都在50万元人民币相当于220万元新台币以上,许多车主都是全家合力照顾、运营这部生计所系的货车。由此,我看到了数百万个同心为明天奋斗的辛苦家庭。科技带给了人们希望,这不就是发展科技最重要的目的所在?

  去年,我又来了。数博会同时举办电子商务创新发展峰会,规模更大、内容更丰富,包括首次展示全球最大的“天眼”天文望远镜的大数据超级运算处理能力和技术应用成果。数博会除了6个主题馆的专业展,还有8场高端对话、50多场专业论坛,可称是一场知识的盛宴。此类大型展览会结合科技和产业论坛,主要功能在于激发和整合各方资源投入,加速政策目标的达成。换言之,活动的目的在于快速推进贵阳成为大陆大数据创新应用的基地,全面带动贵州的发展。在台湾的此类活动,可回顾到多年前的“信息月”,目的在于推动台湾进入信息社会。

  为了解来此参加活动的人是否只是为了凑大场面的热闹,我事先报名参加一场论坛。到达现场,却因迟到几分钟,已是人潮挤爆,无法进入会议室内。此时,同步举行的各论坛会场也都挤得水泄不通、人头攒动。从人缝中窥去,台上发表演讲的人兴奋地描绘着愿景,台下听众则专注若渴,生怕一不小心就漏掉什么知识点。从这些人的眼里,我看到了对未来充满希望、准备全力冲刺的热情,那是一种沛然莫之能御的力量。

  上世纪七十年代,当台湾打算从美国移转半导体IC技术的时候,据传有美国人说,全世界有三样东西只有美国人能做,那就是汽车、计算机和半导体,言外之意是嘲笑台湾人不自量力,也想追求高科技产业发展。的确,当时台湾并没什么天然资源,也没有所谓的科技基础,有的只是食指浩繁、密度高居全球首位的人口。但是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台湾制造的计算机产品逐渐在世界占有率取得第一位,另在IC产业创新出独特的代工模式改变产业发展的模式,IC设计、代工、封装测试均位居全球前三位,打破了“只有美国人能做”的神话。

  成功的故事背后,总有一定的道理。有了成功案例,就会有人着手搜集资料,整理、分析、推论、总结出成功因素,因此形成理论。每一个案例都有其独特的背景,根据这些理论很难复制出同样的成功事件。易言之,每一个成功故事都是新的经验,都是无法事前预料的奇迹。

  正如台湾早年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以高速度经济成长迈进新兴开发中经济体之林,因此被称为“台湾经济奇迹”或“台湾经验”。虽然归纳原因,其间有许多因素,例如设置新竹科学园区与工业技术研究院、推动十大建设等,但是长期贯穿其间的,则是环境给了人希望,让人对前途充满信心,因此激发热情勇往直前。不需任何路径图作为指引,此种热情让人在困境中自行找到意想不到的出路,这就是成功的图谱。

  台湾拥抱信息科技、开创未来的热情,正重现在贵州大地。

  今年,我第三次来到数博会,参展的企业继续猛增,会场中发布了多项领先科技成果,展出内容仍以5G通信、人工智能、工业物联网的尖端技术、行业数据应用、创新创业成果为主。前述的满帮集团也在会场宣布:希望5年后可在交通较单纯的场景,实施点对点无人货车物流。

  为了弥补去年的遗憾,此回我再度提前报名参加分论坛。为避免重蹈覆辙,我提早到了会议室,但仍是人满为患。会议进行之后,令我感到惊讶的是,主讲人在讲台上开讲时,旁边的显示屏实时将其语音转换为中文字稿,不管讲者是否带有方言口音,转译准确率几乎达百分百,并且具有同步快速回头改正之前错译的能力。另外,显示屏的下半部分还将中文同步翻译成英文,文句流畅优美,方便外籍人士听讲。此种语音识别文字编辑及翻译的科技虽说已成熟,但一较高下的是其速度和准确率。当别人还在描绘科技未来的时候,数博会已在论坛议场普遍使用先进技术,令人感受到主办单位对推动新兴科技应用的热情。

  鲁迅曾说:“什么是路?就是从没有路的地方踏出来的,从只有荆棘的地方开辟出来的。”

  贵州人从来的乐观是:路,就在眼前;凡是走过的,都是路。

  如果再有人问我:“你在贵州看到了什么?”

  我会乐观地告诉他:我看到了憧憬,热情在人们的眼里、心里。这是一块怀抱希望的土地,正在创造属于他们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