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写苦难并非就是消费苦难

来源:贵阳日报     2019年10月10日        版次:A07    作者:

  《江南》2019年第5期,双月刊

  最新一期的《江南》杂志“非常观察”栏目聚焦现实主义主潮中的底层叙事。话题的背景是当下的底层写作现象,即几乎一味的苦难描写,不断探触人性的下限,使得人性之恶被无限放大。由此引发的问题令人忧心,现实主义旗号下的底层叙事对苦难的过度挖掘和消费给读者造成了显见的误解:这就是二十一世纪一、二十年代的中国社会现实。当前,中国正在全方位走向世界,中国文学难道就以这样的方式和面貌与世界对话吗?本期“非常观察”栏目特邀青年评论家傅逸尘主持,由他邀请相关人士,就上述话题各抒己见。

  评论家宋嵩回顾说,新世纪以来的“底层叙事”仍然被许多学者评价为近二十年来影响最大的一股文学思潮。在2004——2008年这一时段内,“底层叙事”风格的作品曾一统文学期刊的小说板块;而随着2009年前后《人民文学》掀起“非虚构”写作的新浪潮,“底层叙事”更是找到了最适合展示自己的文体。这一风潮至今仍方兴未艾。可以预见,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底层叙事”仍将是对中国当代文学影响最大、最深广的创作思潮。

  “底层叙事”是否就不能书写苦难?作家董夏青青认为关键不在此,法国的波德莱尔、让·热内,都曾不加掩饰地描绘底层的苦难之恶,甚至礼赞失败、迷惘和颓废,在东方,典型的作家有《人间失格》的作者太宰治。为什么读他们的文字不觉得他们在无病呻吟或是消费苦难呢?因为那是他们的生活真实与心灵真实。文学讲求“真善美”,作者初心的真、创作情感的真永远是首要的,也是骗不了人的。他们将自己的生命体认一一写下,同时映照折射了时代之殇,如此才成全其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