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村里有个“和事佬” 调解纠纷有妙招

——记乌当区东风镇头堡村人民调解员殷登明

来源:贵阳日报     2019年10月14日        版次:A02    作者:

  “老殷,邻居家的水管安到我家这边来了,影响我家排水,能不能过来看一下。”“老殷,我被一辆车撞了,能不能帮我们调解下医疗赔偿问题?”……在乌当区东风镇头堡村,村民遇到纠纷困难都会想到找“老殷”。

  村民口中的老殷,就是头堡村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殷登明。从事农村基层矛盾纠纷调解14年来,殷登明刻苦钻研法律知识,用专业知识和满腔热情为群众调解土地、邻里、医疗等纠纷,为维护农村社会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获得“全省优秀人民调解员”等称号。

  

  从“门外汉”到“行家里手”

  殷登明今年55岁,是头堡村村民。在当上村里的调解员以前,他在家务农同时兼做蔬菜生意,村里老人经常委托殷登明帮忙卖菜。“老人种菜不容易,我只是顺便帮他们卖一下。”殷登明说。

  因为尊老爱幼,2003年,殷登明被村民选为村民组长,到2012年共担任三届村民组长。2005年,因工作得到村支两委和村民的认可,殷登明进入村委会工作,担任头堡村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开始为村民调解各类矛盾纠纷。这一干,就是14年。

  “我只有初中文化,担心自己做不好。调解工作,首先得懂法律知识,当时我已经40出头,记忆力和精力都比不上年轻人。但我告诉自己,多学点法律知识,调解才有底气。”殷登明说。

  在殷登明的书柜里,整齐摆放着《法律小全书》《人民调解法》《土地法》《城郊农村如何搞好人民调解》等书籍。殷登明熟读法律知识,并用到实际工作中,还主动向村里、镇里从事综治、调解等相关工作的同事学习。很快,殷登明开始独立调解纠纷。

  “小矛盾不解决好,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后果严重。”殷登明说。

  14年来,殷登明不断学习,不断实践,成为了农村矛盾纠纷调解的行家,也成了半个“法律专家”。

  

  “先把好脉,再对症下药”

  10月9日下午,殷登明的电话响起:“老殷,邻居家的水管安到我家这边来了,影响我家排水,能不能过来看一下。”挂掉电话,殷登明立刻前往村民龙女士家了解情况。

  在现场,殷登明查看了龙女士邻居家的水管走向,殷登明告诉龙女士,这个修法不对,他会解决好的。

  记录了龙女士遇到的问题,殷登明给龙女士的邻居打电话说明问题,并安排第二天现场调解。“遇到问题,我首先就想到了老殷,很多纠纷他都调解得好,相信这件事也没有问题。”龙女士说。

  随后,殷登明又开始调解一起夫妻离婚后因为安装水表问题引发的纠纷。

  殷登明把矛盾纠纷比作疾病,人民调解员就是一名中医。“调解就像中医治病,首先要给矛盾纠纷把好脉,就是把当事人都叫到一起,弄清楚纠纷产生的原因,双方的矛盾点在哪里,再听取双方的意见。然后对症下药,根据法律或者情理,划分责任,以理服人,让各方尽快找到一个都能接受的条件。”殷登明说。

  问起调解工作有何诀窍,殷登明告诉记者,调解员就是要当好“和事佬”,村里的人文化水平普遍不高,遇到纠纷特别容易冲动,首先要稳定他们的情绪,稳定情绪后,再给他们讲理讲情。“都是一个村子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和气才是最终目的。”

  

  让“小事不出组,大事不出村”

  “到达纠纷现场,才能了解到最详细的情况,做到公正调解。”殷登明说。

  三年前,两户村民因为争夺电力公司安装铁塔赔偿金闹到村委会,殷登明前往现场调解。因为两家的自留山界限都是上世纪80年代划的,时间久远,原来的界限已经模糊,两家对赔偿金归属各执一词。“我前后连续去了他们家四五次进行调解,最终双方都做出了让步,自留山面积大的拿赔偿金的三分之二,自留山面积小的拿剩下的。”殷登明说。

  人民调解工作,讲究的是一个“早”字,“早发现”“早介入”“早调处”才能把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如果没有及时调解,有的人就会上访或者自行解决,甚至会引发群体性事件。“我们调解员就是要把矛盾纠纷化解在村这一级,让农村更稳定更和谐。”殷登明说。

  每年,殷登明调解的矛盾纠纷约20件,多的时候一年有60多件,因为调解有力,近八年来,头堡村没有发生一起上访事件,实现“小事不出组,大事不出村”。

  14年来,殷登明风里来雨里去,全村每家都留有殷登明的电话号码,一遇到事就找他。

  因为调解工作做得好,殷登明多次获得乌当区“优秀人民调解员、先进工作者”称号,2018年11月获得“全省优秀人民调解员”称号。

  殷登明结合自己的经验,形成了很多可推广、可复制的调解办法。2017年,头堡村人民调解委员会获“贵阳市村(居)人民调解委员会规范化示范点”称号。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金毛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