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年度电影盘点——

中国叙事 交响和鸣

来源:贵阳日报     2020年01月14日        版次:A08    作者:

  电影《飞驰人生》海报。(资料图片)

  电影《烈火英雄》海报。 (资料图片)

  特约撰稿人 曾念群

  随着2020年到来,2019年中国电影市场大局尘埃落定,过去的2019年中国电影市场,除了2月“春节档”刷新历史,“暑期档”所在的8月和“国庆档”所在的10月均改写新篇,尽管遭遇了所谓的“影视寒冬”,个别月份冰点触底,但全年市场表现依旧高度活跃,2019年12月6日就突破600亿元大关,比上年提前了24天。

  最大的惊喜在于中国叙事在这一年的作为,“春节档”“暑期档”和“国庆档”三个主力档期皆由国产电影领跑,均有类型突破且刷新纪录的佳作涌现。在这批国产佳作的策动下,国产影片的入账上升了15%左右,几大档期和全年影市基本摆脱了对好莱坞大片的依赖,呈现出了一种中国叙事唱主调的好势头。

  ■主旋律集体爆发,组合拳交响和鸣

  2019年全年上映片600余部,破亿影片已过80部,破10亿影片15部,破20亿影片6部。回看全年票房前十,国产片占据八席,冠亚军由“暑期档”票王《哪吒之魔童降世》和“春节档”票王《流浪地球》霸占,传统的好莱坞巨制仅有《复仇者联盟4》和《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分列第三和第十。此外,还有《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烈火英雄》和《少年的你》跻身前十。

  更新后的中国电影票房总榜上,《哪吒之魔童降世》和《流浪地球》跻身影史三甲,排在《战狼2》之后,2019年共计为票房十强榜输送四部国产影片,排在第九、十位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将好莱坞品牌《速度与激情8》挤出前十。至此,中国票房总榜前十国产电影列九席之众,好莱坞仅有《复仇者联盟4》列第四。换句话说,中国影史票房前十,2019年贡献了半壁江山。

  全年最闪耀的高光时刻当属 “国庆档”,此期主旋律影片《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和《攀登者》三箭齐发,一举拿下了50.48亿元票房,将该档期此前的24.12亿元纪录整整翻了一倍。

  和其他几个“黑马”驰骋的高热档期不同,2019年的“国庆档”三强是典型的“白马”圈地运动。它不是即兴而为,也不是市场偶发,亦不是使命任务的巧合,而是新主旋律创作针对特殊的庆典因势利导,结合市场特征做出的一次有意识、有策动、有目标的攥拳打包和集体突围。

  就单片而言,2019年“国庆档”留给市场的启示也很多。《我和我的祖国》聚焦七个历史高光时刻,每一个都是宏大叙事的体量,然而导演并没有采取传统主旋律的高举高打,而是从小人物切入大事件,将个体与宏大历史照会,有同呼吸共命运的一面,也有个体牺牲的一面,非常接地气,也非常亲民。多导演拼盘的电影以前也有过,但大都不尽成功。《我和我的祖国》是有史以来最叫好又叫座的拼盘电影,如何让此类电影发挥组合拳优势,是接下来要攻克的命题。

  《中国机长》开创了我们民航空难题材的先河,也刷新了我们新闻事件快速改编的纪录。影片的原型故事发生在2018年5月14日,7月份电影就完成了备案,也就是说,事件新闻一出,片方就已经开始着手改编了,可谓神速。生活永远是最好的编剧,如何在我们纷繁的生活中挖故事,向突发事件挖故事,从百姓关注的热点挖故事,如何兵贵神速地将身边的突发事件转化成视听艺术,这是中国电影必须学会的常规技能。在这方面,《中国机长》开了个好头。

  《攀登者》在三部影片中看似垫底,却也低调地报收了10.84亿元,这个业绩放在往年“国庆档”,也是个华丽丽的数据。《攀登者》以国家登山队为底色,也是个纪实故事的改编,然而相比另两部同期竞争对手,它给我们留下的,更多的是教训。影片的商业诉求并无不可,问题在于它用了一段乱入爱情戏打乱叙事节奏,同时用武侠片才有的超物理动作打破了纪录题材的代入感,总在关键时刻离间着观众与片中人物的共情。

  “国庆档”三驾马车并非2019年主旋律影片仅有的作为。“暑期档”上映的《烈火英雄》与《哪吒之魔童降世》合围,将2019年8月影市推向同期新高,《烈火英雄》最终报收16.92亿元,跻身年度票房榜前八。《烈火英雄》由文学作品《最深的水是泪水》改编而来,而这一故事的背景源于“大连7·16大火”,和《中国机长》类似,又是一个真实灾难事件的改编。不难发现,2019年是个不折不扣的主旋律影片爆发年,票房前十的影片中,《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烈火英雄》和《攀登者》四部都是主旋律诉求。这看似市场的巧合,其实不尽然,它的背后,是新主旋律创作躬耕十年的结果。

  细心的观众不难发现,《我和我的祖国》制片人黄建新,系《建国大业》的导演。2009年,黄建新执导的《建国大业》冲进年终票房榜三甲,开启新一轮主旋律大片市场化的尝试。如今十年过去,除了高举高打的“伟业三部曲”,还吸引了徐克加盟样板戏改造的《智取威虎山》,不仅有从主旋律诉求出发,口碑和市场皆双赢的《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等,还有纯粹从市场出发,兼容一定主旋律诉求的《流浪地球》和《战狼》系列。接下来的“春节档”还有《紧急救援》和《中国女排》整装待发,新主旋律创作不再是单打独斗的尝试,已形成交响和鸣的新格局。

  

  

  ■国漫、科幻崛起势头迅猛,类型突破攻城略地

  

  2019年全年最大的惊喜,莫过于暑期档《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出位。在此之前,中国影市动漫分舵已有三部国漫进入十强票榜,依次是第五位的《大圣归来》、第七位的《熊出没·变形记》和第九位的《大鱼海棠》,票房分别为9.56亿元、6.05亿元、5.65亿元。《哪吒之魔童降世》先是轻松改写《大圣归来》盘踞四年之久的国漫纪录,紧接着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疯狂动物城》《寻梦环游记》以及《神偷奶爸》三座好莱坞纪录的大坝摧毁,将动漫票房影史冠军数据从《疯狂动物城》的15.30亿元直接提档到了49.97亿元。

  不仅如此,国产动漫还第一次具备了和其他类型题材抗衡乃至平起平坐的实力。在此之前,国产动画作品的佼佼者《大圣归来》在中国影市总榜上排行七十名开外,《哪吒之魔童降世》一举打破了这一格局,不仅将深耕十年的好莱坞超英品牌《复仇者联盟4》踩在脚下,还跻身中国影市总榜亚军,排在它前面的仅有《战狼2》。此役过后,国漫具备了和动作、科幻、奇幻、战争、喜剧等诸多类型片,以及中外一线大片分庭抗礼的能力。

  和四年前《大圣归来》的异军突起不同,四年之后的中国动漫,已经有了集体崛起的势头。2019年1月,《白蛇:缘起》在没有宣传攻势的前提下,凭借口碑发酵拿下4.53亿元票房;接着是传统科目《熊出没:原始时代》继续“春节档”合欢,以7.14亿元业绩位列动漫榜亚军;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余温中登陆的《罗小黑战警》,虽然没能续写动漫票房的神话,但3.15亿元的票房也够华美;由中美合拍的《雪人奇缘》则在“国庆档”虎口拔牙,拿下1.25亿元的成绩;此外还有《昨日青空》和《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等上位八千万元档,丰富着市场的选择。

  成人向和工业化是近年国漫大趋势,除了儿童向的《熊出没》和《喜洋洋与灰太狼》系列品牌扛鼎,近年还涌现了《大鱼海棠》《风语咒》《大护法》《大世界》《魁拔》系列等风格突出的成人向作品,此外《秦时明月》《小门神》《十万个冷笑话》《一万年以后》等工业水准也相当硬核。2019年共有《哪吒之魔童降世》《白蛇:之缘起》《罗小黑战记》三部成人向动漫作品跻身国漫票房榜十强,加上位列第五的《大鱼海棠》和第十一、十二位的《十万个冷笑话2》和《风语咒》,成人向动漫工业大片的暖流业已行成。

  要不是《哪吒之魔童降世》喜从天降,2019年最风光无限的影片当属《流浪地球》。《流浪地球》乃中国“硬科幻”工业巨制的第一炮,寄托着中国科幻类型崛起的期许,一度在中国影史票房总榜亚军的宝座上落座半年之久。而46.74亿元的业绩,和《哪吒之魔童降世》的49.97亿元相差无几,两片齐力将《复仇者联盟4》阻击在三甲开外。

  可喜的是,中国科幻片并非空中楼阁,而是以一大批优秀的科幻作者和科幻著作为底色。“春节档”共计有两部作品改编自科幻小说,除了“硬科幻”《流浪地球》改编自刘慈欣同名小说外,另一部宁浩执导的“软科幻”《疯狂的外星人》改编自刘慈欣小说《乡村教师》, “春节档”科幻改编可谓“软硬兼施”,包揽了“春节档”冠亚军。就在刘慈欣《三体》指染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次年,郝景芳的《北京折叠》斩获74届最佳中短篇殊荣,有这批比肩全球的科幻作者打底,意味着中国科幻改编的家底渐丰。

  然而,2019年成也科幻,败也科幻。“暑期档”当打星预期原本并非《哪吒之魔童降世》,而是同样被寄予中国硬科幻“希望之光”的《上海堡垒》。这部由“流量明星”鹿晗和舒淇领衔的科幻巨制2019年8月9日登陆,没想到上映日即刷新年度口碑新低,最终折戟沉沙于1.23亿元,豆瓣2.9的评分和铺天盖地的差评,令它在《青年电影手册》“金扫帚奖”第三季度评选中“一骑绝尘”。

  《上海堡垒》并非全无收获,作为一个经典的反面教材,它警示我们必须尊重电影创作,而不盲从于所谓“流量明星”。《上海堡垒》带来的也不完全是负面,针对排山倒海的批评声浪,导演滕华涛第三日便公开致歉,开创了上映期导演致歉的先河。上一轮导演公开致歉的案例,可以追溯到2018年“金扫帚奖”颁奖礼,《大闹天竺》导演王宝强到场领取“最令人失望导演”奖,并公开向观众道歉。受得住观众批评,能正视自己的缺陷,并敢于在第一时间承认自己的错误,成为2019年电影圈的一股清流。

  2019年,类型上的密集点出现在犯罪题材上,《南方车站的聚会》《误杀》《受益人》《铤而走险》《平原上的夏洛特》《唐人街探案2》《反贪风暴4》《扫毒2》《吹哨人》《两只老虎》《“大”人物》《长安道》《人间喜剧》《云雾笼罩的山峰》《秦明:生死语者》《保持沉默》《沉默的证人》《追兄十九年》等一大批电影,不约而同地在犯罪题材上下功夫,泥沙俱下,严重稀释了近年犯罪类作品的含金量。

  

  

  ■新人喷涌现惊喜,中生传帮代有作为

  

  导演处女作在这一年的表现可圈可点。《哪吒之魔童降世》是饺子的第一个动画长片,一出手就让国漫市场实现了三级跳。《罗小黑战记》导演木头,此前只导演过主题短篇。《过春天》《平原上的夏洛克》《送我上青云》《六欲天》《追凶十九年》《云雾笼罩的山峰》等几部文艺气质的作品,均为导演处女作。此外,分别由宁浩、曹保平和陈思诚监制护航的商业片《受益人》《铤而走险》和《误杀》,也是新晋导演的院线处女作。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动漫人才这一轮的厚积薄发。2002年至2005年,饺子历时三年半创作16分钟动漫短片《打,打个大西瓜》,直到2008年才发布并一炮而红,从此进入行业视野。《罗小黑战记》导演木头从2009年起开始连载漫画,几乎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罗小黑”的创作。《白蛇:缘起》的两位导演黄家康和赵霁虽有土豆网和追光动画创始人王微做靠山,但基本是电影圈的“白丁”。

  欣喜的同时,伴随着国产动漫人才“曲径通幽处”的哀凉。饺子在创作《打,打个大西瓜》之前,是华西医科大学的理科男,直到大三才开始接触动漫创作,而《罗小黑战记》导演木头,同样并非科班出身。无独有偶,“英雄不问出身”几乎成为国漫这批先遣兵的主流。《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学大学上的是软件专业,《大护法》导演不思凡做职业动漫前在电信局工作,《大鱼海棠》导演梁璇从清华大学热力学专业辍学,《小门神》导演、《白蛇:缘起》出品人王微是计算机硕士……

  相比之下,剧情片的新晋导演要科班得多,而且多有名导保驾护航。《铤而走险》导演甘剑宇毕业于浙传导演专业,《受益人》导演申奥受教于北电导演系,《追凶十九年》徐翔云乃编剧出身,《平原上的夏洛克》徐磊上过传媒大学的导演进修班,《六欲天》导演祖峰系实力派演员,《送我上青云》导演滕丛丛为谢飞北电导演系研究生,《过春天》导演白雪则是其监制田壮壮北电导演系研究生,《受益人》导演申奥更幸运,不仅有名导监制护航,还有坏猴子影业“72变计划”青年导演大业做推手。

  申奥的《受益人》,是“72变计划”继路阳的《绣春刀2》和文牧野的《我不是药神》功成名就后,紧锣密鼓打造的又一才俊作品,随后还有牛涵的《甜美生活》和曾赠的《云水之旅》两部文艺向影片入场待发,而这一切的幕后推手都是宁浩。申奥的《受益人》是这一系列作品中,唯一一部秉承“黑色幽默”的犯罪类型片,可见宁浩是把申奥当做自己“黑色幽默”衣钵传承来打造的。在《我和我的祖国》里,宁浩还顺便拉了文牧野一把,让文牧野成为七位导演之一,同时也是这部打包作品里唯一的新晋导演。

  中生代里忙着给新人做嫁衣的还有徐峥,由他监制、杨子执导的《宠爱》锁定“元旦档”跨年上映。徐峥2018年监制的《超时空同居》和《幕后玩家》,一举将苏伦送入“8亿+”导演殿堂,任鹏远送进“3亿+”导演殿堂。

  陈思诚在成功转型“流量导演”之后,也做起了新人的嫁衣。由他监制提携的新人新作《误杀》正在热映中,上映次周把冯小刚新作《只有芸知道》和“开心麻花”新品《半个喜剧》踩在脚下,照目前的票房趋势,将是2020年“元旦档”的中流砥柱。《误杀》改编自印度电影《瞒天误杀记》,一改此前翻拍作品的颓势,实现了近年海外版权改编口碑和票房的一次双丰收。和其他列位新晋导演不同的是,《误杀》导演柯汶利为马来西亚华裔,他的出色表现,让华语市场锦上添花。

  一面是新主旋律琴瑟和鸣,一面是类型突破和新人喷薄,一个中国叙事大作为的时代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