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绪]黎平府志》:

明清贵州诸府志中规模最巨

来源:贵阳日报     2020年11月22日        版次:A04    作者: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郑文丰 文/图

  “国有史,地有志”,贵州方志产生于宋、发展于元,按照学者张新民先生的统计,新中国成立前贵州共编纂了三百五十七部方志,在长期流传的过程中时有散佚,现存约一百六十多部。成书于光绪十七年(1891年)的《[光绪]黎平府志》,历叙黎平府天文、地理、食货、典礼、武备、秩官、人物、艺文等,全志近一百万字,是明清贵州诸府志中规模最巨的。该志见诸《清史稿艺文志补编》、《续修四库全书》、《北平图书馆方志目录》、《[民国]贵州通志·艺文志》,刊本仅有光绪十八年黎平府志书局刻本,《贵州文库》即邀张祥光、龙尚学、王任索、周声浩四先生以此刻本为底本点校整理而成。

  黎平于永乐十一年(1413年)设府以来,明清两朝的弘治、万历、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光绪等时期都曾纂修过府志,是贵州各府修志最多的地区。可惜除道光、光绪两朝编修的《黎平府志》尚存外,其他均已亡佚。

  《[道光]黎平府志》纂修于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光绪十四年(1888年),普安厅同知余渭以军功升任黎平知府,当时士绅称《[道光]黎平府志》多年失修,“原书版片荡然无存”,且疆域沿革、风土盛衰、徭役轻重、户口增减、人才代谢等均因时而变,亟需续修。余渭“乐允之”,即延贵阳陈瑜主纂,时任开泰知县赵一鹤协理。六个月后即完稿,次年刊印发行,装帧为十四册,是为《[光绪]黎平府志》,该志是在《[道光]黎平府志》基础上的一次续纂。

  《[光绪]黎平府志》的材料虽然大部分都录自《[道光]黎平府志》,但从资料之增补、史实之考辨、体例之赅备而言,均可谓是后出转精。我省史学家、《[光绪]黎平府志》点校者之一的张祥光先生介绍说,在史实考辨方向,后《志》纠正了前《志》的若干错误,并举一例以作说明。洪亮吉《水道考》、《[乾隆]贵州通志》叙述其发源及其流向均有错误,《[道光]黎平府志》未能纠错,而《[光绪]黎平府志》则辨明其错。《[光绪]黎平府志·地理志》载:“宝带江,在城西,土人亦名福禄江,源出城西南四十里十井山之庄家潭,东北流经宝带山,沿城西北流至城东北五里潋村溪入焉;又东北合于新化江。《通志》因俗名之讹,以为福禄江源出石井山,至府西境为古州江,入广西柳州界,不知石井山之源入楚,不入粤。洪亮吉《水道考》似亦承《通志》之误,失其实矣。”这就纠正了《[乾隆]贵州通志》和著名学者洪亮吉《水道考》在此处的错误;在资料的增补上,《[光绪]黎平府志》有补全之功。黎平府的木材资源丰厚,大量外销,该《志》对黎平的各种大树大书特书;咸同之乱对贵州社会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但涉及到这段历史的志书很少,该《志》中《武备志》《秩官志》等章节中约有十余万言涉及此事,可谓是对这段历史记录材料最多的志书……

  《[光绪]黎平府志》著录了一批文人对黎平府地区文化事业发展所产生的影响。比较突出的有郑珍、黎兆勋。“西南巨儒”郑珍于道光乙巳(1845年)任黎平古州训导,并主讲榕城书院,其子郑知同随行。郑珍居古州期间,留下了不少诗文,该《志》就录入郑珍诗文十多篇;黎兆勋是遵义沙滩文化学者群中一个重要学者,道光二十九年授石阡府教授,咸丰元年授开泰县训导。正式在开泰校书期间,编纂了《莲花山纪略》《上里诗行》等著述,这些著述为《[光绪]黎平府志》主纂者大量采用。

  文旅业是当今的热门,侗族大歌、侗戏、鼓楼等早已成为黎平的名片。《[光绪]黎平府志》记载的“排草”就很值得开发:“排草,生山谷中,两叶对节生,开细黄花,叶绿色微紫,形极光润。采之,其香盈乎;佩之,香闻十数步。藏衣笥,则衣香;浸鬓油,则发香,亦异草也。”可见“排草”是一种“闻香十数步”“其香盈手”的自然香味,如若加以开发,作为旅游者的“伴手礼”。这也算是志书的现实意义之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