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裔艺术家谢景兰:

半生投身艺术创作 半生心系家乡贵州

来源:贵阳日报     2021年01月14日        版次:A07    作者:

  谢景兰画作。

  谢景兰与儿子赵嘉陵。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赵红薇 文/图

  “姐姐的艺术才华与成就让我们自豪,她的满腔爱国思乡情怀令我们钦佩。虽然姐姐已经离开我们二十多年了,我们仍然深深怀念着她。”凝视着客厅墙壁上已故法籍华裔艺术家谢景兰女士的画作,谢景兰的弟媳、92岁的黄友光陷入了深切的思念。

  

  在法国展露美好艺术才情

  黄友光说,谢景兰于1921年在贵州贵阳出生,其父精通音律,酷爱吹箫,是个有名望的文人。谢景兰曾就读于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系,在校园中邂逅学习美术的赵无极,两情相悦,陷入热恋。1941年,谢景兰与赵无极结婚。

  1948年,谢景兰与赵无极赴法国巴黎深造。谢景兰在巴黎高等音乐、舞蹈学院学习,是法国音乐大师埃德加·瓦列斯在巴黎唯一教授的中国留学生。毕业后,谢景兰曾为好几出芭蕾舞作曲,也曾为好几部影片配乐。

  基于在艺术方面的造诣和追求,夫妻俩开设了画室,从事抽象绘画艺术的研究和创作。谢景兰与画家长期相处,又在艺术氛围浓厚的法国艺术圈里浸染,深受影响。谢景兰是赵无极绘画作品的第一位观众,她的艺术才情为赵无极带来创作灵感,她还常常为赵无极的画作命名。

  多年的绘画艺术熏陶,让谢景兰有了自己的感悟。1957年,谢景兰开始了她的画家生涯。同年,她与赵无极分手。

  谢景兰的第二任丈夫是法国著名音乐家、雕塑家梵·蒂埃伦(又名马赛)。尽管谢景兰在绘画艺术领域是“半路出家”,但与众不同的艺术才情和创新精神,使她的作品很快闻名于法国。从1960年开始,她在巴黎、爱丁堡、斯特拉斯堡等多个城市先后举办十余次画展,法国艺术家尤奈斯库曾为她的画展写过序。她的抽象作品独具中国传统山水审美元素和韵味,曾被法国文化部作为永久收藏的国家藏品而购入,法国驻华大使馆的大厅墙上也挂着她的巨幅油画。

  1971年起,谢景兰以创新、独特的手法,为自己的画作配乐、编舞。在画展上,她熄灭展厅灯光,借助屏幕轮番放映画作,扩音机播放出悠扬曲调,将画作中所描绘事物的产生与演变娓娓道来;再配合翩跹的舞蹈,赋予画作以生动隽永的形象。

  对于谢景兰独创的画作、音乐、舞蹈视听综合表演,法国评论家给出“流光溢彩、别具一格的声音艺术”之赞誉;对于她的油画,法国评论家则以“笔调细腻、线条优美、色泽清雅、表现新颖、独创一格、自成一派”给予盛赞。

  谢景兰钟情于中国传统文化,她将中国古代诗词与西方绘画相融合,希望更完美地表达作品中的诗情画意,提高画作的艺术水准。在谢景兰1990年出版的画册上,不仅包含大大小小72幅抽象绘画作品,还附录了中国诗人李白和柳宗元的诗词。

  除了画家这一身份,谢景兰还在作曲、舞蹈领域多有造诣。1960年,她参加法国音乐作词、作曲和出版学会;1973年,她获得法国文化部的特别奖金,这项奖金是专为研究推广音乐、舞蹈和绘画合一的“综合艺术”而特别颁发的。彼时,法国总统希拉克曾给予谢景兰的作品以美好评价,并留下亲笔签名。

  谢景兰在艺术创作领域不断推陈出新,获得卓越成就,最终获得法国文化部授予的“文艺骑士”勋章和称号。1994年,谢景兰被推选为法国三大杰出妇女之一。

  2009年,赵无极与谢景兰的儿子赵嘉陵在上海美术馆为谢景兰办纪念画展,赵无极对儿子说:“这是近几年来我看过的最聪明的一个画家的画。”

  我国著名文学家徐迟曾在《法国,一个春天的旅行》中写道:“谢景兰——腊兰·梵·蒂埃伦夫人,是一位充满智慧和激情的、多才多艺的法籍华裔艺术家。”

  

  让贵州民族文化惊艳海外

  常年身居国外,谢景兰一直想念着祖国,总想为祖国、为家乡贵州出力。

  1978年,谢景兰兴冲冲地飞到北京,急切地拿出准备了多年的计划——中法两国艺术家合拍电视片《丝绸之路》。但因彼时条件不充分,这个计划而未能实现。谢景兰随即回到贵阳探亲。

  一踏上家乡的土地,谢景兰的心便激动不已。黄果树大瀑布、地下溶洞、苗族服饰、贵州地戏、侗族大歌……她萌生了要在巴黎举办贵州展会的心愿:“我一定要把家乡的民族文化艺术推广到法国去,让世界了解贵州!”

  回到法国后,谢景兰四处奔走,以火一般的热情宣传贵州。终于,法国著名服装设计大师皮尔·卡丹被她感动,答应来贵阳采风,为在法国举办展览作准备。谢景兰兴高采烈地将这一消息传回家乡,并专程回贵阳进行筹备。后来,谢景兰又说服法国国家人类博物馆的哥伦拜先生和汤会仪女士,专程来贵阳采集展品,并将贵州省美协几位艺术家的画作与工艺品引进到巴黎参加展出。

  1984年,谢景兰说服巴黎秋季艺术节主席米歇尔·居伊,在1986年秋季艺术节的“中国年”环节上演贵州民间戏曲。她专程陪同巴黎秋季艺术节的节目选拔人当德赫尔赴贵州挑选节目。

  浓浓赤子情、拳拳爱国心,谢景兰为贵州的鼓与呼得到回应:1986年冬,谢景兰带着一份简报再次踏上家乡土地。“新华社巴黎8月13日电:中国最古老的剧种之一——贵州地戏,今晚在巴黎北方滑稽剧院举行首场演出,引起法国观众浓厚兴趣。终场时,观众全场起立,热情鼓掌喝彩。同时,在巴黎莫加尔剧院演出的《侗族大歌》也受到热烈欢迎,演员谢幕达十分钟之久……”

  读着这些报道,谢景兰幸福地笑了,眼中还闪着泪花,“贵州地戏和侗族大歌终于在法国引起轰动了。”

  

  为家乡经济开发牵线搭桥

  随着改革开放的澎湃大潮,谢景兰牵线搭桥的重点从文化交流转移到经济建设。由于热爱家乡、了解家乡并具有突出的翻译才能,她被法国一家大公司聘为经理,投身于工业、财贸行业。

  谢景兰多次代表法国公司,邀请贵州省外经贸代表团赴法国、意大利、荷兰等国考察;她也应邀回到家乡考察乌江、赤水河及开阳磷矿等企业,拟引进法国磷业界巨头来投资开发贵州磷矿……她常跟家人朋友说:“面对许多项目,我会选择从家乡贵州先着手。我多么希望家乡早日富起来。”

  有一次,谢景兰的画展进入尾声,一位外国观众满怀钦佩地对正帮她取画框的马赛说:“先生,您的画使我感动。”马赛回答:“不,这些都是我妻子的作品,她是中国人。”听到马赛的解释,那名观众显出鄙夷神色,转身就走——这一幕深深印在谢景兰记忆中。

  “很多亲友也曾问我,投身工贸行业,耽误艺术创作,不觉得可惜吗?我认为,这样做值得!”谢景兰说,“只有祖国强大、家乡强大,我们才能扬眉吐气。也许巴黎少了一个女艺术家,可家乡贵州却多了一个为经济开发牵线搭桥的红娘,这让我很有成就感。”

  1994年,已经70多岁的谢景兰回到贵阳,与贵州省内一家香料厂洽谈,准备引进该厂产品出口。不幸的是,1995年,谢景兰在法国遭遇车祸,医治无效逝世。根据她的遗愿“落叶归根”,儿子赵嘉陵将谢景兰的骨灰带回贵阳,葬于白云区。

  身前每次回国,谢景兰都会向亲友谈起对祖国、对家乡的挚爱之情,言语中流露出海外赤子对祖国的魂牵梦萦。

  “我到过祖国的许多城市,看到城市与人都充满活力与热情,人们一心为着祖国富强而努力拼搏。我参观过许多画展,欣赏过刘诗昆的钢琴演奏,看了徐迟写的《哥德巴赫猜想》,兴奋得几个晚上都没睡好。中国是真正的巨人,人才辈出、雄伟高大且充满文艺气息。”谢景兰虽已离开,但她的深情厚谊依然存在于这片热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