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图时光机》:

重返地图里的昨日世界

来源:贵阳日报     2021年03月07日        版次:A04    作者:

  制作地图,从表面看是一项技术活,要集合数学、测量、信息科学等学科领域的知识和成果,看似稀松平常,实质上凝聚了人类总结探索世界的经验。新出版的《地图时光机》一书,作者凯文·J.布朗以地图为观察视角,细数全球制图业的发展脉络,讲述地图背后的故事。

  从公元前1世纪的石刻地图,到20世纪现代战争的宣传地图;从荷兰黄金时代制图业的蓬勃发展,到早熟的东亚制图业在全球化的历程中与西方制图界的碰撞与融合,再到19世纪蒸汽机与平版印刷技术为地图带来的革新,《地图时光机》通过65幅来自世界各地的古董世界地图,梳理了从公元伊始到20世纪初制图学的历史沿革,以文物见证历史,带领读者从地图中领略世界文化、宗教、经贸、科技、战争等方面的发展进程。在书中,作者通过大量珍贵的历史细节,力图客观地为我们展现一个精彩的昨日世界。

  值得关注的是,书中的地图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不同的制图理念、制图师的内心冲突与挣扎。科学与宗教、物质与精神、现实与虚构、存在与探索、中立与劝导。如1806年的《大清万年一统天下全图》,是以清朝为中心的世界地图,整个地图并不是以实际地域尺寸来描绘,而是以行政上的等级尊卑来展示世界。又比如在早期的世界地图中,本初子午线并不是一开始就设定在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而是各国按本国需求自行设置。但一张《2/3球面几何投影地图》,则正式确定了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的地位。当然,由于制作地图的古人与今天的我们,存在着许多认知上的不同,使得本书中部分地图包含一些有争议的细节,有些是不同文化主体对同一历史事件的不同解读,有些则是制图者知识思想层面的差异。

  所以地图不只是科学性的、现实性的、带有实际意义的工具图纸,地图还是精神性的、艺术性的,具有审美、文化、社会作用。我们乘坐着地图时光机穿越过去,一路上看遍了懵懂、愚昧、封闭、启明、渴求、追寻和积累,看遍了进步与倒退、执着与妥协、狭隘与包容。可以说,该书不仅是一部由地图组成的地理学的世界史,更向我们展示了一部人类认识世界、认识彼此以及最终发现自我的感性思想发展史。